首页 / 新闻 / 关于游戏版权保护与法律合规的最新观点,这场高峰论坛详细汇总

关于游戏版权保护与法律合规的最新观点,这场高峰论坛详细汇总

12月15日,2021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在广州开幕。其中,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指导,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共同主办的“中国游戏产业版权保护及法律合规高峰论坛”在当日上午举行。

此次出席会议的嘉宾包括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田绘、广州互联网法院审判员戴瑾茹、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丛立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黄玉烨、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晨、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网易游戏法务总监黄志明、北京版信通技术有限公司CEO李海明、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杰、广东广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杰等。

随着游戏产业的规模日益发展,相关的版权保护和合规问题正成为游戏业界关注的焦点。在今年9月23日,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与会员单位以及国内超过两百家游戏企业在国家主管部门指导下,共同发起《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其中第六条明确提出,游戏企业应加强版权保护,坚决抵制剽窃抄袭等不良行为,同时坚决抵制利用大数据“杀熟”、抓取调用隐私信息等手段诱导用户沉迷游戏。

如何完善游戏版权保护机制,以及促进游戏分发和推广合规,是此次高峰论坛的主要议题。多位嘉宾在主题发言中均指出,网络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游戏版权的保护,促进游戏行业良性增长需要游戏企业承担主体责任,在业务中严格落实相关法律法规,以确保业务合规。

游戏厂商应加强版权保护的能力和水平

积极探索更符合行业现状的授权模式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929e86a5772628aff4d2080e739a362a.png?w=760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在致辞时指出,早前国务院印发的《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提到,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不仅要及时保护合理的新型领域和特定领域的知识产权规则体系,还要尊重知识创新、诚信守法等。

唐贾军表示,今年9月发起《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后,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将开展不定期的核查检查,同时已设立举报平台,方便游戏企业对侵权行为进行举报以维护自身权益。

对于游戏企业的版权保护和合规经营,唐贾军作出四点建议:

一是游戏厂商应加强版权保护的能力和水平,积极探索更符合行业现状的授权模式,积极应用AI、大数据、区块链等最新技术,助力网络游戏行业版权保护;

二是作为游戏产业链一员,短视频直播平台应更加尊重版权,遵循先授权、后使用的原则。主动提升平台的治理能力,坚决要求广告推送的平台不能推送违法违规的内容广告;

三是游戏分发平台应制定、落实游戏上架前的版权审核措施,在游戏上线前的审核阶段,应加强知识产权审核力度,控制司法风险。

四是广告平台需要重视,尤其是广告素材的合规审查,避免素材侵权,违规导量等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应建立广告侵权投诉机制,及时处理下架,避免不利影响进一步扩散。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3efdf72b93f55c06b3b5ee46e8d6c6eb.png?w=760

(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田绘)

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田绘在致辞时介绍了广州互联网法院受理涉网络游戏案件的情况。她表示,通过典型案件的审理,广州互联网法院希望能制定一些相关的司法规则,推动市场的健康发展。

田绘认为,广州互联网法院将从三方面强化强化对网络游戏新兴业态的研究和保护,包括司法职能、规范游戏市场的有序运行、深入调研、努力平衡游戏各方的合法利益,拓宽行业圈层联动实现协同共治。“立足于我们司法审判职能去推广和明确一些审判规则,以及划定数据权益、平台责任的边界。重点打击滥用知识产权权利,扰乱市场经营秩序和利用目前可能存在的一些网络游戏监管的漏洞,或者是放纵一些网络灰黑产的行为,为网络市场健康发展提供全方位的护航。”

新修订著作权法实施,游戏版权应如何保护?

近年来,游戏行业和短视频市场快速发展,成为中国网络版权产业的重要增长动力。据去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0.7%,用户规模达到了5.18亿;同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1500多亿元,同比增长49.6%,飞速发展。“十三五”期间市场体量扩大78倍。

与此同时,游戏行业和短视频领域的版权问题浮现,越来越多与之相关的诉讼在游戏企业和短视频平台之间发起,关于游戏版权的保护也成为各界焦点。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382787e5daff4815524387e59da0d777.png?w=760

(广州互联网法院审判员戴瑾茹)

广州互联网法院审判员戴瑾茹在此次高峰论坛上表示,具体玩法的具体呈现是审判著作权案件中非常核心的一个要点。她指出,玩家如何参与游戏是由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而决定的——玩家操作游戏过程当中,游戏的诸多美术、音乐等元素通过玩法设计进行串联和衔接组合,从而形成连续的动态画面。玩家可以在特定的玩法的设计框架之内,实现各种互动,这种具体的玩法设计就构成了一种表达。

戴瑾茹认为,能够构成表达的游戏玩法应可以受到著作权保护,但在游戏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很多品类的游戏已经形成了较为统一的玩法。在对某款游戏的具体玩法进行保护时,就必须把这种在先的,处于公有领域的以及有限的表达剔除出去,但这可能涉及到游戏比对的问题。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227e80cee4168eb4fca2b136375b62eb.png?w=760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丛立先)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丛立先认为,新修订《著作权法》在今年6月1日实施后,网络游戏将在大多数情况下归为视听作品类型。也是视听作品当中非常典型的作品形态,是理所应当纳入视听作品中进行相应的保护。

对于网络游戏作品合理使用情形和可能,他表示如果是使用别人的网络游戏作品,就应遵循著作权法上一般的规则,即授权使用规则。除非有特定的限制以外,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对网络游戏作品进行使用,那么就可能构成侵权。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35caf7586772e476a5a4a67371e667b5.png?w=760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黄玉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黄玉烨教授则认为,游戏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究竟是侵权还是合理使用,与其类型和制作方式有很大关系。黄玉烨表示,如果要认定制作游戏短视频是一种版权侵权行为,大前提是短视频制作者所使用的游戏画面应当是受版权保护的作品。

她向短视频的制作者和平台提出几点建议:对于短视频的制作者,要选择合适的使用对象;应用恰当的使用方式,如果是基于商业、营利性目的制作网络游戏短视频的就应该取得事先的授权;控制合理的使用比例;平台应建立重点监管名单,将受关注度比较高的,出现在平台首页的短视频列入重点关注的名单中。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86f4d7278bdddacbb64fa4646dd84ac3.png?w=760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晨)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晨在会上分享了他对网络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看法。申晨表示,游戏帐户、游戏虚拟货币和游戏道具被称之为网络虚拟财产。《民法典》第127条对网络虚拟财产法律归置有相关规定,认为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这样的条款存在模糊地带,容易产生一些法律争议和不同看法。

网络游戏服务合同是游戏公司为了盈利而向用户提供的一种以网络游戏为形式的娱乐服务合同。在网络服务合同中,用户和游戏公司是权利与义务的对应关系。在这样的合同框架下,如果游戏公司是为了维系其基本的盈利模式,或者为了保障游戏机制顺利实施,而对用户进行一定的限制,不属于排除用户主要权利的情形。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5e158bed0df665067f329e53b19a20bd.png?w=760

(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

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的分享主题为《电竞产业发展与和版权制度建设》。他指出,电竞已经从原来游戏产业的一个链条,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具有完整产业链条的行业生态,但如果没有游戏的话,电竞产业将成为无源之水,因此游戏版权的保护对电竞生态的发展至关重要。

田小军表示,中国的版权产业发展已经到了深水区,“对于版权保护,避风港规则也已经进入新的调整期,欧盟要求在线内容分享平台承担版权过滤义务。在此背景下,不管是在游戏行业,还是直播与长、短视频行业,均应加大在版权保护技术研发运用上的投入。”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6d9f1b33cf206352fab5114cdfaa0252.png?w=760

(网易游戏法务总监黄志明)

网易游戏法务总监黄志明对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没有将游戏列为单独的作品类型感到遗憾,但他指出,游戏行业的发展跟当年好莱坞电影行业的发展非常相似,也是从单一保护到整体保护,需要游戏行业的集体努力。“从网络游戏的创作过程来看,其跟视听作品创造方法非常类似,在目前立法的情况下,将网络游戏整体作为视听作品进行保护是相对合理的。”

黄志明表示,当下网络游戏行业出现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例如有很多的游戏推广抄袭美术CG,进行宣传、推广,实际上用户点进去根本上推广宣传上显示的游戏。他同时指出,游戏租号不仅存在着违反国家主管机关的监管要求,同时还给游戏厂商造成相关利益损害,而且侵犯其他玩家合法权益,构成不当竞争。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2c05a4141488946b600fc2e59b6264ed.png?w=760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杰)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杰在会上分享关于网络版权保护中改编权的现状。对于游戏改编的诉讼案件,张杰表示如果诉讼中能够认定游戏的玩法规则,使它有特定的形式和有独创性的表达时,将会得到法律的保护,但这个保护是属于分解式的保护、整体式的保护、还是动态保护因个案而异,要看游戏本身的特点是适合拆分保护,还是进行整体保护,甚至不同层次的游戏要做不同作品的定性。

《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生效

游戏企业合规经营应予以重视

在讨论游戏版权保护之外,此次高峰论坛的另一个焦点是游戏运营合规。今年《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先后在9月和11月正式生效,业界预期这两部法律对游戏行业将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1fd6b7f5c2506b9f2816011b5053cd1d.png?w=760

(北京版信通技术有限公司CEO李海明)

北京版信通技术有限公司CEO李海明表示,目前游戏广告推广的问题在于,市场上存在盗版素材、抄袭剽窃、违规卖量、虚假宣传,乃至在宣传推广中使用知名游戏的名称,盗用其他游戏公司美术资源等情况。他认为,互联网广告管理法出台后,游戏广告也会相应地有更多更详细、更严格的要求。

李海明指出,游戏的合规运营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包括游戏内容合规、未成年人保护和发行推广合规,其中发行推广合规存在两大难点,一是确权模式有待完善,二是授权规则不够明细。为此他呼吁,游戏企业应结合区块链等最新技术,在政府监督、司法保护、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四个层面共建游戏版权保护体系,

https://i0.wp.com/img.danews.cc/upload/ajax/20211217/f7f51c581c611f6082d8e72f25652b9b.png?w=760

(广东广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杰)

广东广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杰指出,目前网络游戏行业对数据合规的问题关注度普遍不够,但是国内已有很多省市,如浙江省已针对网络游戏行业采取数字合规的专项整治活动。

他表示,如果游戏已经停运,按照法律规定游戏企业理应删除玩家的个人信息,但实际操作中游戏企业几乎很少在游戏停运后删除个人信息,这种情况下游戏企业应注意合规和业务的边界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